世上的鹽和光

【信徒如何才能作世上的鹽】鹽能調味,但必須先溶解,纔能發生作用;同樣,我們必須失去自己,纔能成為別人的祝福。鹽能防腐,基督徒在世人中間,必須與世界有分別,不同流合污,纔能發生一種防阻道德淪喪的作用。─ 張志新《七筐零碎》

【失味的鹽是如何變成的】鹽失了味,就是失去了功用。鹽的功用就是在於鹹的味道。味道一失去,就沒有功用了。為甚麼鹽會失味呢?主要的原因就是回到土和水裏面去,和土、和水又調在一起了。和土調和,就是回到世界,又被世界霸佔去了。和水調和,就是沾染罪惡,又落到罪惡裏。─ 張志新《七筐零碎》

※ 海水被浪打上岸,留在沙灘上,被日曬而成為鹽。信徒與世分別,被公義的太陽一曬,才成為世上的鹽。

※ 鹽的化學元素是氯化鈉(NaCl),氯和鈉都是劇毒,但兩者調和,就變成人的營養,負負得正。基督徒作為鹽,能把世上的邪惡,改變成美好。

【有燈無光】有一天晚上,一輛火車輾死了一個人。管理紅燈的人被人控訴,法院開庭審問。法官問他:「你的工作是什麼?』他回答說:『管理紅燈。火車未到之前,我就高舉紅燈,出力搖動,警告行人止步,讓火車過去,免被輾死。』法官又問:『你在那天晚上,曾否舉起紅燈搖動?」他堅決的說:『我曾舉起紅燈,並且盡力的搖。』幾經法官和律師們的盤問,他總是堅決承認曾經舉起紅燈,盡力搖動。第二天,鐵路管理局局長,召他到他的辦公事,很欣慰的對他說:『昨天我真為你害怕。在法官和眾律師面前,我惟恐你一不小心,把事實說錯了,不但你要被定罪,連我們的鐵路局也會壞了名聲。」他說:『局長阿,那是事實,我不會弄錯的。我真的舉起紅燈,拼命來搖。我昨天所最怕的,就是怕那老律師問我:「你的燈裏有光麼?」倘他如此問,我就無話可說了。』基督徒若是有名無實,有燈無光,別人就會說,信耶穌的還不是這樣!可能因此就誤了人的靈魂。

【發光需要雙倍電力】一位博士弟兄,有一書記。書記桌上裝了一個電鈴。博士一按電鈴,書記就應聲而來,頗覺方便。後因鈴聲擾人,不能保持辦事室內安靜,博士就想改鈴為燈;此後若要書記前來,只用燈光示意,不用鈴聲叫響。他就上街購買一切應用材料,親自把鈴撤去,將燈裝上。那知裝後一試,燈竟不亮。他就詳細從頭檢查一遍,步驟,方法絲毫不差。他查不出原因,只好去請電匠來看。電匠承認博士所裝方法很對。博士就問:『那麼何以沒有光呢?」電匠說:『所差的,是電池的力量不夠,因為發光需要雙倍發聲的電力。』博士忽然醒悟過來,他雖信主多年,且曾為主講過許多道,但是生活卻沒有多少見證。他雖為主『發聲』,卻沒有為主『發光」。於是他就懇切求主的聖靈加信充滿他,使他能夠為主發光。此後,他開始發光了,許多人因他得著神恩。

【你的燈亮了沒有?】一位鐵路平交道管理員,正在受法庭審訊。法官問:「當晚死者通過平交道時,你到底有沒有拿起紅燈?」這位管理員理直氣壯的說:「有啊!我還大大地擺動警告燈呢!」退庭後,他的上司對他的辯駁感到滿意,便對他說:「你答得不錯,這樣死者家屬就不能控告鐵路單位的失職了。」管理員聽完,沉思了一會說:「我搖燈警告,本來就是實情嘛!只是法官並沒有問我裏面的紅燈亮了沒有,否則我就無話可說了...」信徒啊,你天天向親友所擺動的警告燈究竟亮了沒有?點燃你的燈吧!

【黑暗不能叫燭火不發光】有一個傳道人,覺得在主的工作上,非常的灰心,有意停止工作。一天,他經一間客店的走廊,看見壁上有幾個字:「一枝的燭火」。他初見的時候,心內深有感觸,他對他自己說:「我就是這一枝的燭火,比最小的電燈泡都比不上,我的光何等的微小,在這樣黑暗的世界,算得甚麼?」正要走開的時候,忽然看見底下還有一些字,為他所未曾注意的,那些字這樣寫著:「全世界的黑暗,集合起來,也不會叫一枝燭火不發光。」他讀了這幾個字,心中大大得著鼓勵,於是繼續主的工作,為主發光。雖然那光非常微小,卻不是全世界的黑暗所能勝過的。

【今夜不必費神去點燈】約在七十餘年前,有一大輪船『匈牙利」號從英國駛往加拿大去。一夜,那輪船將逵加拿大,忽然起了暴風,風浪極大,雷電交加,極其可怕。那船的船長舉目四顧,很想望見一個燈塔,藉此逃避危險;可是望來望去,卻見不到一些燈光。正在這時,那船忽然一個大震動,觸了礁石。不久船就沉沒。船上的人沒有一個倖免,全都沉身海底。原來那個管理燈塔的人天天晚上都有點燈,就是那夜,他想今夜風浪極大,不必費神去點那燈。結果,那船就是觸在那建燈塔的礁石上;全船的人都失喪了。因為船上沒有一人得救,無人知道;那位管理燈塔的人也不告訴別人。直到那位管理燈塔的人快死的時候,良心不安,才把這事道出。基督徒的燈應當點著,把光照在人前,引人歸主,帶人得救;否則,不知因此耽誤了多少的靈魂。

【煙賭舞傳道】有人說抽煙不是犯罪,小賭也是可以。試問你能抽著香煙向人傳福音麼?一面說你是罪人需要悔改,一面自己連抽幾口香煙。一面說耶穌能救你脫離嗜好,一面自已又吸兩口香煙呢?你能一面與牌友打牌跳舞,一面又向他傳福音呢?一面打紅中白板,一面說你有罪,你要信耶穌呢?同樣自己沒有見證,如何能傳福音呢?

【李文斯頓的為人】H.M.Stanley到非洲訪問李文斯頓(Livingstone)後說:『雖然李文斯頓未曾向我傳耶穌的福音,但如果我跟他在一起更長一點的話,我想我不得不成為一個基督徒。』

【點燈】

‧經文﹕詩十八:28

‧金句﹕你必點著我的燈,耶和華我的上主必照明我的黑暗。

我一向都愛點煤油燈來讀書,我愛它光線的柔和,和那一份溫暖。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裏,我突然注意到燈芯對我不聲不響的服務,我不免對它說:「燈芯呀!真多謝你啦。」

「我做了甚麼配得你的感謝呢?」

「難道不是你夜夜照著我看書嗎?」

「照你看書的不是我呀!你如果不信,可以把我從燈的油槽裡取出來,我一會兒便會燃成灰。供給你光明的不是我,而是我通身吸飽了的油。是油把光明給你,我只是油與燈燄的媒介罷了。我的一端慢慢地燒去,光明卻不斷地放射出來。」

「你難道不怕有油盡燈殘的一天嗎?看你還有那麼長的一段,你有把握能讓你的每一寸每一分都把光明傳給人間到底嗎?」

「只要有油,只要時常有人來剪去我燈芯上的渣兒,我就不怕。我的兩個需要就是油與修剪,有了這,我就可以一直燃到盡頭。」

你也許會覺得孤立無援,一點用處也沒有。可是,你要知道,有長流的油的泉源為你預備,讓你的供應永不缺乏。「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纔能,乃是倚靠上帝的靈。」祂的靈能不斷供給你,讓你時刻發光。

人無法用盡上主的供應。

如果我們被修剪的時候,不要害怕,剪刀不過是修去我們的渣滓。上主愛我們,祂用金剪來修理我們,而臥著剪刀的手,是有各各他的釘痕的。

‧默想:別讓渣滓浮在油面,使油無法完全燃燒。

※ 原味醬油廣告:夫妻吵架,弄至要離婚,談條件,丈夫說要甚麼就給甚麼,妻子說:『我甚麼都不要,只要廚房裏的那瓶原味醬油。』

※ 葛理翰講的故事:員警見一醉漢在電燈柱下找東西,問他找甚麼?答:『錢包。』再問:『找多久了?』答:『兩個小時。』再問:『是在這裏掉的麼?』答:『不,兩條街那邊。』『為甚麼不去那邊找?』答:『那邊沒有路燈。』

人丟掉靈魂的地方沒有光,黑暗。